免费三级

N

新闻中心 ews

小说区图片区综合久久

口述:难忘出租屋里的情感故事

时间:2019-11-20

我只是一家公司的业务员,23岁的我,只身来到深圳,我没有大学文凭要在深圳这样一个商海如潮的城市里,找到一席之地,是何其难上加难,何况我只是一个高中毕业生。但满怀着一心抱负,我还是憧憬着美好的未来,相信自己总会有出人头地的时日。
 
经过辗转漂泊和不懈的努力,我终于在一家日用品公司找到一份业务员的工作,刚开始的时候,工作摸不着头绪,一连两个月,我都没有订单,我开始仔细的找出症结所在,究竟我是一个新手,要熟悉业务的流程实在是需要下一番苦功夫不可。
 
于是,我挨一家单位一家单位的往造访,而且态度很真诚,递上自己的名片,事在人为,渐渐的工作有了起色,我的业务量一个月就番了一番,要知道,这一个订单下来,我就可以赚到三万块,那个时候,我的心里终于像一块石头落了地,既激动又兴奋。
 
我开始有了积蓄,对我这样一个打工仔,能积攒点钱是不轻易的事。
 
我所居住的是外地打工者混居的一个四层楼房,这里居住的大都是外地打工者,我住在一楼,住在租来的屋子里的人都知道,厕所洗手间都是公用的,有时候早晨起来,洗刷漱口这些凡人都要做的事情,在这里是需要排队等候的
 
早晨醒来的时候,便会头痛。住在我旁边的是一对小夫妻,男的叫阿强,只是我听到阿强在喊她名字的时候,是阿兰。
 
每次往洗手间洗刷的时候,我都会碰见他们,经常会等待的时候,阿兰洗刷完,便会大喊,阿强,快点,现在恰好没人。
 
记得有一次,那天我没上班,正好又完成了一比数目不菲的订单,心下狂喜,这个月可以不必那么紧张了。像我们做业务的,只要完成了一笔大的订单,就有了很大的保证。
 
早晨起来,天气很热,尤其是在深圳,实在是热的受不了了,很想往冲凉,那个时候本依偎大家都往上班了,估计也没人,何况里面也没有挂衣服的地方,甚是麻烦,就脱掉了衣服,赤裸着身体走进了洗刷间。
 
一个凉水澡过后,一阵凉意网传来,别提多么舒服了。我正要回到房间,却恰巧遇见了阿兰,当时她满脸的羞涩,看到我赤裸的身体,低下了头,脸涨的通红,一句话也没说,就急匆匆的回到她的房间,只听到门咔的一声就被关上了。我窘态极了,本以为会没有人的,急忙跑回屋里。
 
我躺在床上,翻来覆往的竟睡不着,满脑子都浮现出阿兰羞涩且面如娇花的脸庞,她的身影在我的心里荡漾起伏,我是怎么了,我呐喊道。
 
从此以后,我们遇见,彼此都会很窘态,而阿强依然会笑着跟我打招呼,自此我知道阿兰并没有告诉阿强这件事,我开始对这个女子感激并产生了好感。
 
有一件事情不得不提,那是我们说的第一句。
 
那天夜晚,我在外面跟朋友喝完酒已经很晚了,回往的时候忘记了带大门的钥匙,只好向里面的人呼救,阿兰刚巧听到,就替我了开了门,我对他说了声谢谢,她只是笑了笑,说,不客气。
 
从此以后,我们再见面便不再那么窘态了。
 
我经常在外面吃饭,由于单身的缘故,自己又懒的往做,有一次,我正在房间里看书,有人敲门,我打开门一看,是阿强,他说,兄弟,往我那里喝一杯,你嫂子做了一桌子菜,走吧!
 
由于那件事,我还是不好意思,便说,不用了,谢谢你的好意。
 
哎,怎么这么不豪爽,哥们嘛,难道你嫂子做的菜不好吃?
 
我不好再推辞,便只好却之不恭了。
 
他们的屋子很小,一张床就已经占据了半个房间,我们围坐在桌前,阿兰不停的给我倒酒,我偷偷的看她,她话未几,只说就当在自己家一样,出门在外,大家患难朋友。
 
他们夫妻俩都很善良,自此我们成了很要好的朋友,我经常往他们那里饮酒,也时常会请他们到饭店里往吃,以表谢意。
 
后来的一件事,让我们之间的关系不再那么偷情。
 
假如说尽情总比无情好,那么偷情便是一剂毒药,让人会欲罢不能。
 
那一天晚上,阿兰又叫我往她家里吃饭,说做好了一桌子菜,我如约而至,却没有发现阿强,我问,大哥往哪里了?还没有回来么?
 
阿兰笑着说,他啊,往出差了,很久才回来。
 
我说,那不好吧,让人说闲话的。
 
你怕了,还是男子汉呢?他不在家,嫂子我就不能陪你饮酒了?
 
我一时语无伦次了,以前她从未称呼自己为嫂子,这一次,有些让我莫名其妙,摸不着头脑.
 
以前阿强在的时候,从未见过她饮酒,酒过三巡,我们都渐渐的有了些醉意,醉眼朦胧中,她妩媚而动情的眼神如同一江春水,明眸善睐的,温柔而迷离。
 
那一瞬间,我恍然大悟,我竟然喜欢上了阿兰。
 
我感觉到她也醉了,就趔趄着身子转身要走,她站了起来,要扶我,说,你看你都醉了,我送你。她的手扶在我的肩膀,像一抹电流,激荡着我的全身,我竟有些躁动起来。一不小心,我的身子向后一倾,我们俩双双都歪倒在床上。
 
她的手开始划过我的胸膛,顿时心里一股颤抖。还好理智警戒我。我说,我不能对不起大哥。我要走,说着,就要夺门而出。
 
她嗔怒道,难道你真的不在乎我?他不在家,你还怕什么阿?
 
看着她雪白的肌肤,温柔的眼神,还有那销魂的胴体那一刻,我崩溃了。我们融合在了一起。
 
那一夜,我们都沉醉在无比的兴奋与快乐当中。
 
不知道什么时候,一觉醒来,我发现自己已经躺在了自己的房间,由于昨晚酒精的缘故,头开始莫名的痛了起来,忽然猛的想起来昨天晚上与阿兰的一夜,那一刻,幸福逐渐塞满我的心里,但同时又觉得对不住阿强,负罪感与对阿兰的依恋互相交织在一起。莫名的惆怅在心口挥之不往,她有了阿强,我们不可能在一起,却只能维持这样偷情的关系,心陷进了空前的寂寥与失落。
 
于是,我们经常在她的房间里开始鱼水之欢,她美丽的胴体和时不时的呻吟,让我们就像干柴烈火般,熊熊燃烧。
 
后来的一个早晨,阿兰敲响了我的门,说,阿莫,能不能借我些钱,我有急用,等我手头宽裕了,我一定会还给你的,是借的。
 
我问道,你需要多少?
 
她回到:两万。
 
我心里实在很犹豫,由于我跟她的关系不仅仅是普通朋友,由于那一夜情,我们之间已经不黑不白,假如她借了不还我也不可能再向她要,而拒尽她也基本上不可能,思量再三,我说道,好的,明天我往银行里取了钱,就给你,别担心,难关总会过往的。
 
我关心的对她说,实在我还是很喜欢她的,她有一种江南女子的美,婉约而温柔的美,不仅仅由于那一夜。
 
我从银行里出来,心里却惴惴不安,究竟是我辛劳攒下来的两万块啊,对一个打工仔来说,已经不算是笔小的数目了,但为了阿兰,我也顾不了那么多了。
 
晚上,阿兰又叫了我往,说,阿莫,我做了你最爱吃的菜,你过来吧!
 
我拿着沉甸甸的两万块,递给了她,她不住的说谢谢,还说,你不要心里有负担,并不是由于我们之间产生了关系,我才借你的钱,这钱与我们之间的事无关,我一定会还你的!你放心好了。
 
她温柔的看这我,并且不断的给我夹菜,我们不停的饮酒,直到我们醉的不省人事,那一夜,我们情绪都很热烈,我们又牢牢的相拥在了一起。